禁衣

《禁衣》禁衣卫 免费阅读  禁衣清水文 已完结

《禁衣》禁衣卫 免费阅读 禁衣清水文

时间:2020-02-18 00:11:55 分类:悬疑 来源: 作者:花想容 主角:洪之鹤,江浩晨

《禁衣》为花想容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36 进了洪之鹤家,洪之鹤要米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自己钻进厨房里。米果把头伸进厨房想看看他在搞什么名堂,被他推了出去。 米果一个人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36

进了洪之鹤家,洪之鹤要米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自己钻进厨房里。米果把头伸进厨房想看看他在搞什么名堂,被他推了出去。

米果一个人坐在客厅里,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得她身上彩色斑斓。她心不在焉地向那个神秘房间张望,似乎很担心突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影子。

几分钟之后,洪之鹤手里端着一个托盘走出来,招呼米果去餐厅就餐。

洪之鹤将托盘里的几只碟子和小碗依次放在透明的玻璃餐桌上,每只碟碗里面都装着非常精巧的小吃。

洪之鹤指着那些碟碗向米果报菜名:郁金香寿司、菠萝奶冻、酱桃仁、水果麦片、蜜枣酸奶、虾丸汤。

然后洪之鹤将筷子勺子叉子放在米果面前,在她对面坐下:“米副总监请慢用。”

米果惊讶地问洪之鹤:“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?”

洪之鹤迷人地微笑着:“不是我做的,难道还是米副总监亲自做的不成?”

米果说:“你能不能换个称呼,米副总监很难听的。”

洪之鹤说:“你觉得你的职位很难听吗?我以为你很喜欢呢,今天你跟我说的时候蛮开心的嘛。”

米果不打算再跟洪之鹤这个家伙费舌头,她的舌头还是留着品尝这些美味比较好。

她夹起一只郁金香寿司,之所以叫郁金香寿司并不是因为材料,而是因为形状。这只寿司用海苔卷着米饭,里面夹着一截热狗肠和一段切成两半的黄瓜。从顶端看,热狗肠的横截面像郁金香的花朵,黄瓜的横截面则像两片叶子。

这家伙的手艺真不错,米果一边想一边开始咬。味道鲜香爽口,米果两三口便吞掉一个。然后问:“你不吃?”

洪之鹤说:“我看着美女吃就行了。睡前吃太多东西对肠胃不好。”

米果顺口说:“那你不是害我吗?”说完之后突然愣了,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地方吃危险分子做的东西,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。

洪之鹤像是猜中了米果的心思,顺手拿起一只寿司慢条斯理地吃了。米果暗自放下心来,想了想说:“如果有点红酒的话,可能更有气氛。”

洪之鹤没动,没有拿酒的意思。他说:“小果便是传说中的双面女郎吗?”

米果问:“什么双面女郎?”

洪之鹤说:“白天里是端庄知性、素面朝天的写字楼白领,晚上是性感妖艳、浓妆艳抹的酒吧女。这不是双面女郎吗?”

米果一时语塞,却听洪之鹤又说:“这样的女人,往往都是心理有些问题的。她们觉得白天的形象令自己压抑,所以才会换一种面孔来释放这种压抑。小果的工作压力很大吗?嗯,不用问,肯定不小,刚升了副总监嘛。”

米果一笑:“随你怎么猜好啦。我要喝酒。”

洪之鹤说:“对不起,我这里没酒。”

米果说:“开酒吧的老板自己家里没酒,谁信呀?小气哈!”

洪之鹤说:“那你可以找嘛。如果你能在我家里找到一瓶酒的话,我会送你一张不分手酒吧的贵宾卡,享受很低的折扣。”

米果说:“哼,谁稀罕你的贵宾卡,再低的折扣对我来说都是奢侈的。”说着却站起身来,在房间里转了几圈,最后站到那间密室门前。

米果作势推了推,问:“这房间里是什么?我猜是一间储酒室,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中外陈年佳酿。”

洪之鹤平静地摇摇头:“你猜错了。”

米果说:“那咱们赌一把?你打开门,眼见为实。”

洪之鹤仍然摇头:“对不起,这个房间不能打开。”

米果一步一步退回餐厅坐下来,用勺子舀了一只圆乎乎的虾丸放进嘴里,咽下后,意犹未尽,又喝了一口香浓的汤汁。

洪之鹤说:“房东专门有交待,那个房间不能进入和使用,所以我一直都当作不存在。”

米果看了一眼洪之鹤,却见他的脸上并无半分虚伪,暗叹这个人的城府之深,自己根本不是对手。

米果说:“我想喝酒是因为我这段时间睡眠不好,入睡困难,总是整夜睡不着觉,一闭上眼就做噩梦。”

洪之鹤关切地问:“什么噩梦?”

米果说:“前段时间在柳城的时装发布会你不是去了吗?那场时装秀,一个女人为了报复另一个抢夺她地位和男人的女人,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那个女人活活烧死了。”

——事后米果听说,那个可怜的“青花瓷”被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。

洪之鹤说:“我是去了,后面那场秀我因为有事走了,所以没有看到那一幕,但后来听人说起过。小果是因为看到那个场面之后心里留下阴影,因此总是做噩梦并导致失眠吗?”

米果郁闷地说:“是的。”洪之鹤在改叫米果“小果”之后,米果感觉好多了。楚南以前一直都叫她“小果”,所以洪之鹤是第二个。

洪之鹤说:“要不今天晚上你就睡我家里,我帮你治疗失眠吧。”

米果吓了一跳,想了想说:“不了,我睡在你这里可以,不过我还是吃安定片吧。你这里有吗?”

洪之鹤点头:“有的,我可以给你。依赖药物会有很大副作用,但你既然不愿意让我帮忙那还是等我们再熟悉一些之后吧。那时你对我的戒备会慢慢消除的。”

米果奇怪地看着洪之鹤问:“你觉得我们还不熟悉吗?我觉得……我觉得可能我并不熟悉你,但是你应该很熟悉我的。”

洪之鹤摇摇头说:“这只是我们第三次见面,还不能说我对你很熟悉吧。”

米果呆了:“第三次见面?哪三次?”

洪之鹤说:“第一次就是在柳城的时装发布会上,那时的你完全是高级白领打扮。所以第二次在我的酒吧看见浓妆艳抹的你,根本没有认出来,直到那晚你喝醉了为你按摩头部时才发现你戴着假发。当我去掉你的假发之后便感觉你很眼熟,于是又给你洗了脸,这才认出你来。然后,第三次,就是今天喽。”

米果呆呆地看着洪之鹤,大脑却在高速运转。洪之鹤为什么说只见自己三次?那另外几次呢?比如让自己做晚装算一次,在米果楼下祝晓璇试装走后算一次,在酒吧还晚装被拒算一次,送自己和祝晓璇回家算一次……这些洪之鹤为什么不承认?

所以有三种推测。

第一种推测:有一个跟洪之鹤同名同姓同模样的男人,与眼前这个洪之鹤交替出现在自己面前。可是这个推测有漏洞:两个人显然都是酒吧老板的身份,怎么可能不穿帮呢?

第二种推测:没有两个洪之鹤,只有一个洪之鹤。洪之鹤有精神分裂症,以两个人格出现在自己眼前,现在是洪之鹤其中一个人格,所以忘记了他用另一个人格做的事,另一个人格的洪之鹤也不记得现在这个洪之鹤做的事。但是这个推测也有漏洞: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格的洪之鹤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呢?一般这种情况,任一人格的人都很容易查觉到的,因为许多事他认为并不是自己做的。

第三种推测:在以上两种推测均有漏洞的前提下,似乎只有这种可能性了——洪之鹤说自己不记得那几次接触,是他在说谎。可是,他有什么必要说谎呢?动机何在?但目前看来,也只有这种推测勉强成立。

洪之鹤看米果不说话,迷惑地问:“怎么,我说的不对吗?”

米果不置可否,只是说:“你不是说有安定片吗?拿来啊。”

洪之鹤果然去卧室拿了一个药瓶,倒出两粒放在米果掌心:“只给两片,多不供应。”

米果拿起餐桌上的开水杯,把药喝下去,然后说: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到了洗手间,米果把手掌摊开,那两片白色药片却还在手里——她刚才并没有真的把药片吞下去。米果把药片放在洗手台上,用一只润肤露的瓶底把药片碾碎,然后把粉末包在纸巾里。

米果镇定自若地回到餐厅,趁洪之鹤去饮水机前倒水的时候,迅速将纸巾里的药粉倒进蜜枣酸奶里,然后用勺子搅拌几下。

洪之鹤转回身的时候,米果说:“不如你帮我把这些消夜解决掉吧,我一个人胃口有限的。”

洪之鹤说:“没关系,吃不完可以放在冰箱里慢慢吃,这些本来也都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,只有虾丸汤在微波炉里加了热。”

米果指了指那杯蜜枣酸奶:“那你把这个喝了吧,睡前喝酸奶有益身体健康。”

洪之鹤犹豫了一下说:“好吧,只是我喝掉你就没有口福了哦。”说着有滋有味地把那份蜜枣酸奶喝光。

米果从浴室里洗了脸出来,见洪之鹤已经倒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。看来安定的效果不错,如果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依然失眠倒可以尝试一下。

米果轻手轻脚走到洪之鹤身边,俯身仔细观察了这个男人片刻。她发现他的呼吸均匀,眼皮纹丝不动,睡得十分深沉。当米果将手放在洪之鹤身体上时,刹那间这个男人身体里的热度通过掌心传到她的周身。他真温暖,米果心想。她干脆坐在了洪之鹤身旁,她的身体几乎贴住了他的身体,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味道直冲她的鼻腔。米果微微有些眩晕,继而周身开始燥热起来。

这个结果大大超出米果的预料。她的心砰砰直跳,想放开他却身不由已。她忽然间有个冲动,很想抱抱他,彻底享受一下他身体里面的热度。

自从离开楚南之后,米果几乎没有再亲近过男人,除了江浩晨。但即使江浩晨抱住她时,她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冲动。而此时,洪之鹤即便睡着,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也让米果难以自持。这

本书标签: 悬疑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禁衣》禁衣卫 免费阅读 禁衣清水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