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

《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》宁愿佳丽三千 精彩试读 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健气受 连载中

《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》宁愿佳丽三千 精彩试读 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健气受

时间:2020-01-02 20:05:20 分类:古代言情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小空 主角:栾宫,李玉兰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》是小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栾宫,李玉兰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以为是那女子清高自傲,南木炎脸色冷凛,看向端公公,不悦问道:“怎不见那青衣?” 宣了旨意却未见其人,端公公亦是吓出一身冷汗,连忙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以为是那女子清高自傲,南木炎脸色冷凛,看向端公公,不悦问道:“怎不见那青衣?”

宣了旨意却未见其人,端公公亦是吓出一身冷汗,连忙跪下:“奴才不知!”

“皇上,这青衣好大的架子,竟敢让您和太后娘娘干等,依臣妾愚见,应当好好赏她几板子!”妃嫔席内一道酸溜溜的声音传来,君华抬眸看去,恰好看见那妃子神情中掩饰不去的嫉妒。许是看见刚才南木炎目不转睛盯着那青衣,怕皇上生了临幸的心思,顾才有此建议。

“湘嫔妹妹莫要胡闹,这一众戏班可是冥影国六殿下赠与皇上的礼物,怎可轻易责罚?”见南木炎听了湘嫔的话脸色更显难看,仪妃连忙提醒南木炎顾及两国相交,切勿轻易动怒。

“哈哈……”忽然,一阵爽朗笑声响起,众人看去,却见一潇洒贵气,貌赛潘安的英俊男子缓缓撩开台帘出现在视野中。

君华一眼就认出这容貌出众的男子便是刚才吸引全场目光的青衣,顿时心惊无比,那青衣竟是个男人?惊讶目光打量着男子,君华越看越觉得他不同寻常。浑身尊贵霸气与方才那青衣悲苦绝望的气质形成两个极端,黑色长袍衬得他英伟不凡、挺拔修长,从衣摆、袖口蔓延生长出大朵妖娆艳丽的紫色凤尾花,随男子走动轻轻摇晃,仿佛活了过来惹人心惊肉跳,眩迷了眼睛。

“小臣冥影国六皇子,冥子梵参见皇上、太后、皇后娘娘。”男子恭敬跪下,曝露出的身份却令满堂皆惊。

喧哗四起,君华不禁满心狐疑,今日不是迎接冥影国质子吗?怎么满朝文武个个如此惊讶,就像第一次看见他?

“皇子请起。”南木炎面沉如水,深邃目光让人猜测不出心中所想。

倒是朝中其他人一脸轻蔑瞧着笑得邪气的冥子梵,不屑想道,小国便是小国,怎也比不上咱们南木泱泱大国。身为一国皇子,百姓表率,岂可去扮演低贱戏子,辱没身份国风!

“国师大人,恕臣下眼拙,看不到这质子有何福相能稳固我南木江山社稷。只看到一个举止轻佻风流的纨绔皇子!这样难挑大梁的皇子,国师大人怎会对他赞赏有加?”静静坐在司马长轩右边的老头不满出声,高傲神态对冥子梵不屑一顾。

司马长轩亦是满头雾水,明明师兄请他说了一筐好话,岂料今日却做出这等不成体统的糊涂事!心中焦急万分,可司马长轩却不露半点声色,白玉般莹润的脸庞笑得云淡风轻,高深莫测道:“右相不通玄学,不知其中奥妙。”

“哼!”右相冷哼一声,不再搭话。

“原来一早不见皇子,是为本国准备如此精彩的戏剧,皇子真是煞费苦心,朕心甚喜。”待满堂渐渐安静,南木炎方才威严道:“来人,摆宴!皇子随朕一同移驾同喜殿。”

“小臣遵旨。”冥子梵邪惑目光在场内环视一周,看到沐君华不禁愣了片刻,旋即垂下眼眸让惊讶一闪而逝。这皇后,却真有趣!其他妃嫔为了避嫌,皆垂头遮脸,不敢与他对视。她却反其道而行,正大光明打量自己,反倒是显得光明磊落,端庄大方。

目送南木炎携冥子梵与群臣离去,整个浣花园只剩后宫一干女眷,新戏又升幕上台,可却再无一人有心思观赏。

“清贵妃姐姐,这冥影国送来这么个放荡皇子是什么意思?”想着刚才那男子令人脸红心跳的邪肆目光,坐在肖翎雪后方的女子脸颊绯红,好奇询问。

“雯贵人。”李玉兰慈祥面容咻然严肃,沉声训斥:“记住你的身份,后宫不得干政!”富含威慑的目光吓得少女脸色一白,连忙低头。

议论纷纷的妃嫔顿时鸦雀无声,惧怕着太后的威严。

但那庄严肃穆的模样只是昙花一现,李玉兰转过头来看向君华,慈爱微笑:“哀家也乏了,皇后陪哀家回宫休息吧。”

心知她有话对自己讲,君华优雅起身,随太后一同离去。

两顶软轿在宽阔的行道上并着行走,与太后一同欣赏着园中景致:“哀家听说前几日皇上在你宫里下令斩了两个奴才?”

眼皮一抬,却见李玉兰神色随意:“不过是两个龌龊东西,不值得母后挂心。”

李玉兰点点头,似是很认同:“自个儿身边的人,是应当注意点。皇上最近来后宫的次数频繁,你身为皇后,应当速速调理好身子,得皇上心意,替哀家生几个小龙孙绕膝尽孝。”

君华乖顺低头应下,一道道寒气却从背心攀升而起,盘旋在双眸内经久不散。

心情沉重回到宫中,珮云与方嬷嬷皆不曾看过君华淡然脸色凝结如冰,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,让人不敢接近。

“娘娘,方才陈太医来请脉,被奴婢用借口打发走了。”夏嬷嬷边替君华张罗着热茶,边回禀君华不在宫内发生的事情:“制衣司派人将娘娘上元节时要穿的凤袍送了来,正放在娘娘寝殿,请娘娘务必试穿,以做修改。”

“搁着吧,本宫没心情。”摆手挥退一干宫人,君华独独留了珮云在身边:“小祥子那里可有回应?”

珮云小心替君华舒展双腿,闻言很是欣喜:“娘娘料事如神,大鱼果然上钩了。”

“嗤,哪里是什么大鱼,我只是防着他们。若有人存心害我,自然会得到报应。”懒懒撑着头,将目光放向远处,一片浓稠的漆黑遮盖了君华所有的情绪。“珮云……”

“小姐?”听君华喊了自己一声,却没有后续,珮云神色疑惑。

抬眼瞧了她一眼,君华缓缓垂眸,吞下所有情绪:“不,没什么。我有些乏了,扶我去睡会儿吧。”

“可是小姐还未用过午膳?”

“我没胃口,过来宽衣。”摆摆手,君华的语气已经是不容抗拒的命令,珮云忧心忡忡,却不能拂逆她的意思。

这一觉晕晕沉沉,梦境净是绝境,一会儿是从高山坠落,罡风吹得皮肤生疼;一会儿又跳进冰井,冷水没顶窒息难受,又或是走在冰天雪地,四处白雪皑皑,衣衫单薄冻得瑟瑟发抖。到最后,一张张冷漠生硬的面孔不停重叠,变成一把铡刀,从头落下,惊得君华猛然睁开眼睛,总算脱离了梦靥。

一直屏住的呼吸这才顺畅起来,大口大口喘气,胸腔涨得酸涩疼痛,一抬手摸上额头,一片冰凉,湿漉漉的脸将头发都浸湿了,虚汗一出,掀开被子就觉得寒意从四肢往上蔓延。

“珮云?珮云?”一张开,清越悦耳的声音变得嘶哑不堪,宛若破布。

珮云和方嬷嬷匆忙进来,见君华狼狈的模样有瞬间慌神,顷刻镇定下来:“快去请太医!”

方嬷嬷上前两步,伸手探了探君华额头,大惊:“娘娘,您发热了!”

是吗?摸着额头,君华只感觉到凉凉的汗水。

侧头看看窗外,已是日落黄昏。

太安殿

殿内安静极了,南木炎合上最后一本奏章,喝了口参茶润喉:“小端子,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“回皇上,正是戌时一刻。皇上要不要翻牌子,看今晚去哪位娘娘宫中歇着?”对外招了招手,两个白白净净的小太监弓着身子端了两盘木雕托盘进来,盘子上一水儿碧色玉牌,上面篆刻后宫嫔妃称号。

随意翻出一块牌子,正正经经的皇后小字赫然立在牌上。

“皇上……要不要重新翻过?”端公公小心建议,平时皇上若是翻中皇后娘娘牌子,必定会重新再翻一块,绝对不去皇后娘娘宫中歇息。但……经过赏赐一事,端公公却是把不准皇上的心思了。

沉吟片刻,许是这几次见皇后,她所表现的陌生与淡雅与以前大不相同,不管是欲擒故纵还是真心改变,不可厚非她的确吸引了自己的目光。摆摆手,南木炎弹了弹毫无褶皱的龙袍,起身道:“摆架,凤栾宫。”

两个伺候翻牌子的公公一听,顿时也有些傻眼儿了,这后宫是要变天了吗?皇上三年不理皇后,这次竟要去皇后娘娘宫中歇息?大消息啊!

很快,整个皇宫都传遍了皇后娘娘重新得宠的消息。

端公公照例先打发人去通知凤栾宫,早作准备。

传信的公公一进凤栾宫,便感觉到这里非比寻常的紧张,端着水盆的宫娥、太监频频进出,一脸焦急。看得他满头雾水,忙抓了最近的一个嬷嬷询问:“凤栾宫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康公公?您怎么在这儿?”被抓的正是夏嬷嬷,她一眼便认出眼前这人是通传皇上夜宿口谕的康如海公公,脑子里灵光一闪,大叫:“难道……皇上今晚要来凤栾宫?”

“正是!你快去请皇后娘娘出来领旨吧。”康公公笑得像个弥勒佛,眯着眼隐隐有些得意。

却见夏嬷嬷脸上血色尽褪,身子也忍不住摇晃两下,连忙扶着一旁红柱才稳住身形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这异色令康公公心生诧异。

苦笑两声,夏嬷嬷抹了把脸,真不知是该怨苍天捉弄,还是怜娘娘福缘浅薄。叹了口气,夏嬷嬷无奈道:“康公公,娘娘病了,方才奴婢才送太医离去。说是娘娘郁结在心,又吹了风,伤寒高热。现今娘娘烧得面红耳赤,哪里能伺候好皇上?”

“什么?”震天消息砸得康公公惊叫出声,古怪神情朝皇后寝殿看了两眼,脸色变幻莫测,半响才叹息出声:“既然如此,那奴才先回去禀告端公公。”真是可惜,皇后娘娘好容易修来的福气,竟给这样糟蹋了。也不知道皇上下次再心血来潮要来临幸,该是第几个三年?

本书标签: 古代言情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》宁愿佳丽三千 精彩试读 佳丽三千:皇后不侍寝健气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