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

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》温州的声色犬马 三公司 同人女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妖孽受 连载中

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》温州的声色犬马 三公司 同人女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妖孽受

时间:2019-07-27 17:23:00 分类:历史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狐云 主角:李清,张先

经典小说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》由狐云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清,张先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高的姓刘,矮的姓许,胖的姓钱,李清只记得这么多了,当然,帅的是张先了,都是太学里的学子,你一作揖我一拱手,五个人的脑袋此起彼伏的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高的姓刘,矮的姓许,胖的姓钱,李清只记得这么多了,当然,帅的是张先了,都是太学里的学子,你一作揖我一拱手,五个人的脑袋此起彼伏的,好一阵忙乱,总算是兄来兄去的完了。这张先人不错,形容词跟不要钱一样,下死劲的夸李清,反正李清的脸没红成猴子屁股他是不得完了,高矮胖三位仁兄也是没口子的久仰久仰?久仰啥?十几天前李清还在运河里泡着呢!

一起走?赏Chun?不去了,李清看着这几个人的马心里就不自在,难怪谢大娘说道大马的时候神色怪怪的,连声推脱,再说,他也没马啊。原本几位也有些神色匆匆要赶路的样子,等到一发现和李清同行的是云三娘和若英她们时,热情顿时更加高涨起来,极力邀大家一起上弄玉台去赏Chun,要是不去那简直对不起老天爷还在四季里安排了个Chun天,学了一肚子诗文那就是为了上弄玉台准备的!李清转头看看三娘,依旧淡定的很,无可无不可的样子,不过若英和那几个小姑娘却满眼期盼,跃跃欲试,那就一起去吧。

见李清应承了,三娘招呼车把势过来,依旧上了车,一行人沿着运河向弄玉台而来,在车上,李清觉得自己这么做主怕是有些不好,向三娘解释什么盛情难却的,三娘只是看看李清,笑笑摇摇头不做声。

不多时车停下,原来这弄玉台在个小山上,不高,可马车却没法上去,张先和几个太学生也把马交给车把势看着,大家一起这么走上山去,走出没多远,李清就明白三娘为什么摇头不语了,这哪是邀请他啊?人家就是冲着这些妹妹来的。

高矮胖三人刚才还一个劲的久仰李清呢,这会一个个自己变成李杜在世了,都围在若英身前身后的,这个说当年他做的诗怎么让沐阳纸贵,那个说他做一篇赋也就走个十来步,曹植的七步成诗算不得什么;张先则一直守在云三娘边上,指点江山、激扬文字,说不出的风流,道不完的倜傥,浑没人记得李清是何许人也了,他和那四个小姑娘拉在后面,不停得腹谤着这些才子,靠,有异Xing没人Xing!四个小姑娘瞧他郁闷的样子捂着嘴直乐,李清狠狠的一眼瞪过去。

李清在台上东张西望了半天,也没找到哪有风景,就光秃秃的一个石台,要真看风景,那也得爬不远的那座高一点的山啊?几个才子好象也是志不在此,随便转悠下便引着向山腰上的一个小庄院走去,走近一看,原来是个小酒坊,树木清郁的显得极为幽静,这宋朝也有农家乐了?红烧野猪肉还是清蒸鹧鸪啊,不知道有没有穿山甲?

老板娘四十来岁,透着干净利索劲,连声笑着把他们一行人迎了进去,一叠声的叫着上茶;地方不大,充其量也就能放下个五、六张桌子,不过收拾的极为干净,屋里陈设也看得出主人家用了心思的,高个儿才子想来是这里的熟客,大声吆喝的着要这样要那样,云三娘淡淡的笑着坐在李清边上,也不出声;四个小丫头也是怯怯的坐着,若英怕是一路听了有生以来最多的献媚话了,脸红红的头一直低着。

就他们一桌客人,菜上的着实快,不一会桌子上就排满了,觞筹交错,李清心里颇有些不痛快,有人敬酒便一口干,也不多话,三娘对他使好几个眼色他也装没看见,别看兄台长兄台短的,这种人能做朋友么?为朋友两肋插刀,为妹妹就得插我两刀!高个才子哪那么话多,这不又口沫横飞的卖弄着弄玉台的典故了,不就是萧史乘龙?你们几个才子想乘龙?

才说呢,屋子那边就垂下一个纱帘来,隐隐倬倬的有一个人影坐下,不多会,清幽的箫声响起,虽然隔着帘子,看不大真切,身型上看肯定是个女儿家了,想必是美女,否则弄帘子干吗?后世的芙蓉姐姐那号货色可是恨不得自己扒光了惹人来瞧。

原来是为这个来的啊,赏Chun?赏你个头,这探花才是真的啊!李清和三娘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,摇摇头,来,继续喝酒。

酒上三巡,菜过五味,才子们嚷嚷着如此*,美人在侧,岂可无诗?吆喝着店家笔墨纸砚侍侯,这次李清不管他们怎么劝说,死活都不愿意过去了,繁体字还认不全呢,李清只端着杯酒笑嘻嘻在边上看,毕竟是才子啊,毛笔字写的都挺快的,只是好多字不太能肯定,连蒙带猜的也没太明白意思,三娘和若英也围上来看,若英看着看着,脸越加羞红了,三娘倒是不动声色的,李清没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,过一会三娘拿着张纸走过去,掀帘对着里面吹笛子人低声说着些什么,可惜,掀帘动作有些小,李清歪着脑袋也只看见个衣脚,一回头,好吗,几个才子都和他一样歪着脑袋呢。

三娘走过来拿着那张纸对若英轻声交代着,见若英红着脸点头,接过那张纸细细背咏几遍后又还给三娘,三娘转身对李清他们几个人说:“承蒙几位盛情相约,妾身等能与诸位才子同行,实感荣幸,且请宽坐,待若英献唱张公子适才作的新曲如何?”

不一会箫声低低响起,李清从三娘手中接过那张纸,原来是张先填的醉垂鞭,就着若英的歌声,李清还是看明白了。

“朱粉不须施,花枝小,Chun偏好。娇妙近胜衣,轻罗红雾垂。琵琶金画凤,双条重,倦眉低。啄木细声迟。黄蜂花上飞。”

这好么?李清纳闷的看着几个才子们大声叫着好,也少不得随兴一起喝彩,这张先干吗不写他那个沈思细恨,不如桃杏,犹解嫁东风。

不过看云三娘的意思,还是满欣赏的,这张先也是牛人啊,就这么短短路上点时间,就打动芳心了?

曲子一唱完,也不管几大才子如何的奉承,三娘便提出要告辞,张先等苦留不住,只得和李清留下地址,约他有空便来探访,趁三娘她们上车,张先把李清扯到一边去:“李兄,虽你我也只初见,但兄弟我觉得李兄是个爽快之人,定会急人所难的,兄弟也曾多次去秦时楼,无奈那里门槛高,张先面子不够大,襄王有梦,神女无情啊,李兄想是与秦时楼相熟的,请代小弟捎个书信可好?”李清接过信函,觉得纳闷了?刚才你不是和三娘言笑晏晏的,自己给她不就完了?莫非子野兄也会害羞?

到了车上,李清笑嘻嘻的把张先的信函交给云三娘,还打趣没想到这才子的脸皮如此之薄,谁知道三娘看完后,更是笑不可竭,指着信上的几行字叫李清自己看看,李清侧身一看,上面是填着一首词:

缭墙重院,时闻有、啼莺到。绣被掩余寒,画阁明新晓。朱槛连空阔,飞絮知多少?径莎平,池水渺。日长风静,花影闲相照。尘香拂马,逢谢女、城南道。秀艳过施粉,多媚生轻笑。斗色鲜衣薄,碾玉双蝉小。欢难偶,Chun过了。琵琶流怨,都入相思调。

逢谢女?哈哈,原来张先暗恋的是谢大娘?

本书标签: 历史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》温州的声色犬马 三公司 同人女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妖孽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