族长压力大

《族长压力大》族长压力大停更了吗 穿越文 族长压力大弱受 连载中

《族长压力大》族长压力大停更了吗 穿越文 族长压力大弱受

时间:2019-09-09 00:13:07 分类:历史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雁九 主角:杜里,桂家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雁九原创小说《族长压力大》,主角是杜里,桂家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杜里正为何稀里糊涂判了?不就是想要将此事糊弄过去。李发财也是“大方”的都叫人侧目了,倚仗就是他们家的老太太? 这杜里正与李发财当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杜里正为何稀里糊涂判了?不就是想要将此事糊弄过去。李发财也是“大方”的都叫人侧目了,倚仗就是他们家的老太太?

这杜里正与李发财当桂家人是傻子?桂五“哈哈”笑出声来。

难道李家还能对桂家任意所求一辈子?能补偿的,当年桂家尽量补偿了;不能补偿的,正主桂远已死,间接责任人桂里正也入土多年。

逝者为大,可逝者并不单单是李家人。

这笑声十分突兀,大家都望向桂五,杜里正神色晦暗:“五郎笑什么?可是觉得本里正处置有可笑之处?”

桂五笑道:“不是不是,我看见村里和和气气才高兴。不过赔偿这里,就不要用钱了,三十棵树,五千四百文钱,谁家一时也凑不齐这许多钱,不用费事,左右要起房子,李大哥直接赔同年杨树就行了。桂家的树桩都是现成的,杨木却是比李家地里的要略粗壮些,多补上几棵树就找补就是,就按照五棵换六棵吧。至于字据什么的,就不用写,既是里正发话,又有这么多乡亲看着,想来李大哥也不会赖账,反正要是李家老太太闹起来,拦着不让砍树,我们也勉强不了,少不得还要再请里正继续主持‘公道’。”

李发财脸上神情僵住,连忙去看杜里正。桂五这小子刁钻,一句话就堵了他的后路。到时候李老太太出马,桂家人直接找杜里正,杜里正难道还能不顾脸面偏帮着丈母娘?那样的话,村里人怎么看?

可真要按照桂五所说的赔偿杨树,那可不是三十棵,而是三十六棵,即便现在略细些,不如桂家之前的杨木值钱,可养上几年也差不多了。那可不止是五千多文钱。

李发财直觉得肉疼,咬牙道:“既然都是同年栽的杨树,作甚还要另外贴补?”

桂五撂下脸道:“那五十六棵杨木还在赵家木材行的货仓里放着,也有两家树桩为证,这粗细如何、成材如何,难道李大哥还想要找人好生比一比?”

方才杨银柱拿着木材行伙计的手书,如今桂五又提了木材行的货仓,杜里正晓得,这是桂五给的警告。

“贼赃”还在,这盗伐林木之事,不是李发财想要否定,就能糊弄过去的。

如今桂家并没有“狮子大开口”,李发财再说其他就不知趣了。

杜里正立时拍板道:“就按照五郎说的意思办,莫要拖了,现下就去放树。”说到这里,对围观的村民道:“不管怎么样,你们都热心留心,帮忙探查,就按照五郎的意思,每人三十文钱辛苦费,从五郎那一贯钱里出,要是现在帮忙伐树,本里正做主,再一人酬谢三十文,如何?”

厅上除了杜里正、杨银柱、桂家叔侄、李发财、柴狗剩、梁大奎之外,另有村民六人。

大家本就是奔着那三十文钱来了,眼见这说辞变来变去,只当那三十文钱打水漂,哪里会想要会有这意外之喜,纷纷应好。

杨银柱不忿白来了一趟,开口打岔道:“按照里正的说法,不管怎么样,这伐树之事都是李发财与王二不对,那我手里这份实证是不是该领那五百文?”

杜里正点头道:“合该如此,只是口说无凭,还需你立下字据。”

杨银柱不在意道:“只要别找借口不给那五百文就行!”

李发财却是急了,还在挣扎:“这天色不早,不差这半天,要不还是明早吧。”

桂五笑眯眯不言语。

还是杜里正拍板:“今日事今日了,夏日天长,就今天!”

真要拖到李老太太闹场,丢人的还是自己。杜里正明白这点,才不肯为李家伤了自家名声与脸面。

旁边围观六个村民中,有梅家的后生,是会写字的,杜里正便让他上前执笔,就是将王二方才“认”过得几件事写明,又写了李发财“失察”包赔之事,最后杨银柱按了手印拿了五百文钱。

杜里正这才心安了,有了这一张纸,妹夫举报大舅子,桂家要是再闹腾,李家就能脱身,王二这贼名是没跑了。

桂五总共送来一千文,给了杨银柱五百文,六名村民每人六十文,还剩下一百四十文,杜里正当场拿出来,还给桂五。

桂五收了那一百四十文,客客气气谢过杜里正费心,跟着一干人等连夜上山伐树去了。

*

等到李老太太晓得自家“赔偿”了桂家三十六棵树,已经是半夜时分,牛车将砍伐好的杨木都拉回了桂家。

李老太太要疯了。

那是三十多棵杨木啊,那是留着给大孙子娶媳妇用的,怎么能白便宜了桂家?

这桂家,果然是老李家的克星。

李老太太斗志昂扬,叫了孙子李河跟在身边,直接往桂家大门口一站,不许众人卸车。

“老天爷啊,叫人没法活了,欺压我们孤儿寡母啊!这是我们老李家的木头,凭甚让桂家人砍了?没有这样的道理,桂家人从根上就坏了,自己的东西丢了就偷别人的,这是甚么个道理,这是活强盗啊!”李老太太直接往牛车前一坐,拍着大腿哭嚎道。

众村民都看着桂五反应。

因为有李二之死,这桂家人向来容让李家人,这回让不让?

有村民好心想要劝一句,可看到李老太太旁边凶神恶状站着的李河便又熄了声。

桂五却是看也不看李老太太,直接对桂重阳道:“重阳,过去请里正过来主持‘公道’!”

桂五应了一声,起身就要走。他已经看出来,杜里正对经官的事情有忌讳,只要自己掌握这点,就稳赢不输。

这时,就见李发财小跑着过来,直接去拉李老太太:“我的老娘哎,这是作甚啊?快起来!”又招呼李河:“莫要犯浑,快扶你奶起来!”

李河却不动,他也晓得自家没有什么积蓄,还要靠着那林地收入娶媳妇,自然不愿意桂家占了自己家的便宜。至于之前是不是盗伐了桂家的事,他管不着,反正他没拿卖树钱。

李发财急了,踹了李河一脚:“快点,连你老子的话都不听了?”

李河立时瞪眼,瞧着那样子,对亲老子挥拳头的事情也做得出。

李发财没有法子,只好忍着肉痛,往儿子手中塞了个小元宝。

这是才从杜里正那里得到,搁在手中还没热乎,就分出去一半,即便对方是亲儿子,也跟割肉似的。

“快扶你奶回去,仔细你姑父恼了!”说到这里,李发财小声道:“那是真财神,将要将他得罪狠了,可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李河这才动了,上前去拉扯李老太太。

李老太太不肯动,可耐不住李河一个大小伙子,正是有力气的时候。

“你老子怂了,你也怂了?桂家人欺负人,你不会揍他的,看他们敢不敢还手!”李老太太嘴里已经骂骂咧咧。

只有这样糊涂的老太太,才会如此怂恿儿孙。

村民看在眼中,纷纷摇头,过去李老太太泼辣归泼辣,大家看在她寡妇身上,都体谅她不容易,更多的是看桂家对她们家的照顾,要不然她也不会守住家业,带大几个儿女;等到桂家的事情一出,李家带头落井下石,大家才看出这是一家子的白眼狼,不记恩的。

李河既得了银子,也晓得轻重了。虽说他晓得里正姑父瞧不起李家,可是李家也不能与杜家真断了交情。

杜家一个外来户,能立足木家村,坐上里正的位置不还是靠着他们李家?那个表弟跟猪一样痴肥愚蠢,哪里像能守住产业的,少不得自己这个做表哥的出面。

想到杜家的重要,李河便懒得计较那些杨树。只要里正姑父肯与他做大媒,什么婆娘娶不得?他回头望了望桂家,眼神晦涩莫明。

“瘪犊子,怂货,没刚性的软蛋!”李老太太被儿孙强架着离开,骂骂咧咧,从骂桂家转到骂自己儿孙上:“作孽了,老娘怎么生了你们这些没卵子的怂货?”

李发财、李河父子将老太太拉进大门,“哐当”关上大门,李老太太依旧咒骂不休,大家却只当成乐子了。

等大家卸下了杨木,桂五就发出了邀请,只说后天开始起新房,大家有空的就过来帮一把,没有空的也不强求。

不过半天功夫,大家就得了六十文的好处,虽说伐木也出了力,可乡里乡亲本也没有拿钱的规矩。可要是不拿,一是舍不得,二是得罪拿了的其他人。

大家正有些不安,听了桂五这话,立时胸脯拍得“啪啪”响,答应到时候过来帮忙。

本书标签: 历史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族长压力大》族长压力大停更了吗 穿越文 族长压力大弱受